太乙餐霞霞可化

2019-01-06 作者:有福   |   浏览(200)

太乙餐霞霞可化

克日阅读云南省图书馆馆长王水乔先生《云南藏书文化研究》(云南人民出书社,2015年12月版),个中有杨国翰诗作《六月辛亥夜 藏书楼有光若晨霞》,此诗未见收入《杨国翰诗文选集》以及临沧史志质料,应为杨国翰的一首逸诗。这首诗以纪实的气势气魄,形貌了其时云南的最高学府五华书院的藏书楼景象,因而有其奇特的研究代价。

杨国翰(1787—1833年),字凤藻,号丹山,云州(今临沧市云县)人,清嘉庆进士,先后任浙江奉化、诸暨、海盐、仁和、海昌等地知县,后升任玉环府同知。其为人、为学、为官,获得同时代的林则徐和为官之地黎民的称颂,为后人所敬仰。

杨国翰是清朝嘉庆年间云南“五华五才子”之一,,其“诗文在云南古代文学史上也有必然职位”。笔者按照王先生书中提供的线索,访到此诗并抄出,略作释读。全诗如下:“天有日月照无边,赫赫英华盈云烟。地有珠玉晦而显,奕奕光耀彻山川。天地氤氲泄难毕,中间人文苍蔚出。酝酿奇气东壁联,文光遂兴天地一。滇中五华萃英流,充栋汗牛锁层楼。百尺深沉复无月,其间色相都幽幽。丙子六月之辛亥,日中较艺才能倍。曾否光焰长烛天,生花大笔焕神彩。挑罢寒灯倏闻哗,高楼闪烁飞晨霞。晟光独明云不黑,如阳如火更如花。依稀卯金天禄夜,太乙餐霞霞可化。藜杖上头吹复嘘,五华十色生邺架。此地藏书岂寻常,积厚从来应流光。况逢圣朝广文治,珠联璧适时煌煌。井鬼星精发皇久,文章辉映先与后。不须丹宠烧赤城,剑气更看横牛斗。”

按照诗中“丙子六月之辛亥”一句,团结杨国翰生卒年月阐明,此诗约莫写于嘉庆丙子年也即嘉庆二十一年(1816年)六月,时年杨国翰30岁,也是他由云州赴昆跟随云南名儒刘大绅求学之第二年。该诗是五华书院诸生杨逢春、樊子封、杨国翰、黄河治、汪自修等所写《六月辛亥夜藏书楼有光若晨霞》同题诗之一,杨国翰从自身角度和感觉,记述其在昆明五华书院念书时进修和作文,以致对书院藏书楼及其藏书保藏的诸多感觉。此诗见载于刘大绅辑《五华诗存》卷六,嘉庆二十二年(1817)会文堂刻本,为王水乔先生《云南藏书文化研究》第八章“云南藏书纪事诗”节录引用。

全诗的大意为:天上有太阳月亮照耀着无边的暗中,博大显赫的光充分在云雾里。地上被掩蔽的珠玉,被掘客显现出来,神采抖擞,光线穿透山岳河道。天地阴阳二气交合稠浊,使得天地间人文聚集、层出不穷。酝酿有奇气的春联挂在五华书院藏书楼墙壁上。绚烂的文采因循成长、昌盛起来,边疆与华夏沟通。滇中五华书院聚积着很多才智精巧的人物,书院藏书楼里锁闭着汗牛充栋的图书……丙子年六月辛亥的此日中午,书院的士子比试武艺,才能越发凸显……从古至今,像五华书院藏书楼藏书这样的功业越深厚,则传播给后人的恩义越宽大。何况正逢当现在廷大力大举成长文教事业,与重视武功事业珠联璧合,两者相得益彰,盛大显赫……各人先后写出来的文章,色泽照人……各人的才能就如天上的牛斗星宿那样,豁亮闪烁。

此诗为杨国翰青年时代就读于五华书院时的作品,它的发明和访见,不只使杨国翰的诗文获得富厚,有助于进一步相识他的创作环境。通过这首诗,还可以在必然水平上相识五华书院藏书楼的景象,并窥见杨国翰在五华书院求学时的念书、糊口情景和他的志趣与心路,并略为感觉清朝嘉庆年间五华书院极为活泼的解说、念书的文化气氛。杨国翰等人在1816年写的诗文,第二年即付梓刊刻,在谁人印刷事业和经济社会远不如本日发家的时代,这是极为可贵的。杨国翰的整首诗,固然艺术造诣还不是很成熟,但写实写景,记事抒怀,从中可以感觉到杨国翰等士子、文人在五华书院念书时的犹豫满志和才能横溢。写作此诗三四年后的1820年,杨国翰赴京介入会试,最终以三甲赐同进士身世荣登黄榜,同年八月,出任浙江奉化知县,开始了立功立业的宦途。(陈梦云)


(责编:薛丹、朱红霞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