”那地方就是现在的“白兔坟”

2019-02-11 作者:有福   |   浏览(178)

”那处所就是此刻的“白兔坟”

第三篇 积善之方

【积善之家 必有余庆】

原文:易曰:积善之家,必有余庆。昔颜氏将以女妻叔梁纥,而历叙其祖宗行善之长,逆知其子孙必有兴者。孔子称舜之大孝,曰:宗庙飨之,子孙保之,皆至论也。试以旧事征之。

译文:《易经》说:“积善之家,必有余庆。”古时候,颜家在把女儿嫁给孔子的父亲叔梁纥之前,将孔家历代祖宗所深积厚累的好事一一数来,便推知他的子孙必然会出不常人物。孔子在谈到圣王舜帝时也说:“舜之所以能流芳千古,子孙兴旺,是因为他的大孝之德啊!”这些都是极正确的说法。下口试举几件前人的旧事来加以说明。

原文:莆田林氏,先世有老母好善,常作粉团施人,求取即与之,无倦色;一仙化为道人,每旦索食六七团。母日日与之,终三年如一日,乃知其诚也。因谓之曰:吾食汝三年粉团,何故报汝?府后有一地,葬之,子孙官爵,有一升麻子之数。其子依所点葬之,初世即有九人登第,累代簪缨甚盛,福建有无林不开榜之谣。

译文:福建莆田县的林家,祖上有位老太太好积德,常做馒头施舍给穷人。只要别人向她要,她就给,从不厌烦。有位羽士,天天早晨都来要六七个馒头,老太太每天都给,三年如一日,羽士才相信她是恳切积德。于是对老太太说道:“我吃了你三年的馒头,怎么酬劳你呢?你家后头有一块好地,你假如百年之后就葬在哪里,你的子孙当官的会有一升芝麻那么多。”老太太死后,她儿子就把她葬在羽士所指的处所。第一代就有九人中了进士,今后,世世代代都有许多当大官的。所以,在福建传播有“无林不开榜”的说法,就是说,没有哪一榜没有他们林家的人中在上面。

原文:鄞人杨自惩,初为县吏,居心仁厚,守法公正。时县宰严肃,偶挞一囚,血流满前,而怒犹未息,杨跪而宽心之。宰曰:怎奈此人越法悖理,不由人不怒。自惩磕头曰:上失其道,民散久矣,如得其情,哀矜勿喜;喜且不行,而况怒乎?宰为之霁颜。家甚贫,馈遗一无所取,遇囚人乏粮,常多方以济之。一日,有新囚数人待哺,家又缺米;给囚则家人无食;自顾则囚人堪悯;与其妇商之。妇曰:囚从何来?曰:自杭而来。沿路忍饥,菜色可掬。因撤己之米,煮粥以食囚。后生二子,长曰守陈,次曰守址,为南北吏部侍郎;长孙为刑部侍郎;次孙为四川廉宪,又俱为名臣;今楚亭、德政,亦其裔也。

译文:鄞县人杨自惩,以前在县衙里当差,为人合理,宽厚仁慈。其时的县长是个很严厉的人,有一次鞭打一个监犯,打得血流满地还怒火未消。杨就跪在地上替那监犯求情。县长说:“不是我想打他,但他犯的法也太违理了,不由人不生气。”杨叩首说道:“昔人说,上梁不正下梁歪,黎民犯罪,若非迫不得已即是出于蒙昧,不懂纲纪,来源还在于当官的管理无方,修养不力。因此应该同情、哀怜他们才是,纵然破案有功也不值得兴奋,更况且发怒啊!”县长听了这番话,怒火才平息下来。杨家很穷,因他在衙门里作事,免不了有人要送对象,但他丝绝不受。若碰着囚犯没有吃的,还常常设法接济他们。有一天来了几个新囚犯,炊事还没有着落。但他家中的米也不多了,要是给囚犯们吃了,家里人就没得吃;若顾了本身,又见囚犯们饿得可怜。他就同老婆磋商,老婆问:“监犯是从那边来的?”自惩说:“从杭州来。一路受饿,满脸饥色,着实可怜。”于是,自惩的老婆就把筹备给自家煮饭的米,拿来熬成稀饭给囚犯们吃了。厥后,杨自惩生了两个儿子,宗子杨守陈,次子杨守阯,别离当了北京和南京的吏部侍郎。守陈的宗子官至刑部侍郎,次子当到四川按察使,又都是一代名臣。此刻的福建提刑副使杨楚亭,就是他们杨家的后人。

【护生救命 德厚功深】

原文:杨少师荣、建宁人。世以济渡为生,久雨溪涨,横流冲垮民居,灭顶者顺流而下,他舟皆捞取货品,独少师曾祖及祖,惟救人,而货品一无所取,乡人嗤其愚。逮少师父生,家渐裕,有神人化为道者,语之曰:汝祖父有阴功,子孙当贵显,宜葬某地。遂依其所指而窆之,即今白兔坟也。后生少师,弱冠登第,位至三公,加曾祖、祖、父,如其官。子孙贵盛,至今尚多贤者。

相关文章